人生

活击第六话感想

活击第六话依然是信息量很大的一话。

一、锻刀所?

第二部队回城的地方是熔岩环绕的台子,莫非就是活击本丸的锻刀所?付丧神从此诞生,也被从此召回?

回来的时间已经是本丸的白天了,时间方面是不同步的啊。



二、修复工坊和手入方式

修复工坊大门表面的徽章,莫非是活击审的家纹?或者时之政府的徽章?



和路上推车紧急送急诊室的观感不同,修复工坊看起来完全就是术式的施法现场(诸葛亮七星灯续命现场即视感。

活击审还念叨修复资源不足,然后现场氪金20符……青色符纸像创可贴一样覆盖伤口?审再用青色的灵力覆盖枪身?

看来活击世界的手入是既要治疗肉体,也要修复本体。

修复本体的效果就像是将裂口在高温下焊接起来一样,活击审表情很吃力的样子(还有em的叹声……



三、公司改制下的活击本丸现状?

活击本丸现在是既没有手入资源,审又没有时间去给轻伤的刀刀手入。

后面陆奥守有提到“平时的话,只要一检查出负伤就回去修复工坊”,而药研的轻伤却是自己包扎处理,药还说了“但现在这种程度的伤,怎么能劳烦大将动手呢”。

从后面审和三明的对话来看,活击本丸现在是从只能派2把刀剑出阵变动到可以以“部队”形式出阵,审也在烦恼要如何应对出现新变化的时间朔行军,以及第二部队的新人事安排?

整体来看这不像公司改制吗?从单打独斗的业务员制到团队的项目制?因为改制出现了各种问题,比如公司现金流手入资源,竞争公司抢夺客户朔行军直接向目标人物动手,所以公司大BOSS活击审焦头烂额。

本来预测活击审是欧皇+壕,不过活击审的欧度和壕度还是超乎预期啊,堪称城池一样的本丸,几乎全刀账,还有N多的狐之助助手,果然活击审是时之政府高级公务员吧。




四、狐之助

本话是狐之助天堂,几乎纯白的、圆滚滚的、戴围巾的、戴眼镜的应有尽有啊。上能带队上战场,下能做饭敲钟,狐之助才是这个本丸的贤内助?

狐之助内部也会争业绩倾轧呀wwwww这个本丸真的好社会。

第一部队的白色狐之助好像QB——QB也是白色而且耳朵三撮毛。




五、本丸建筑

活击对建筑和室内装饰的考据很细致。

根据转述的推特上太太的考据,本话刀刀们居住的房间跟刀活跃的时代是一致的,三日月の部屋が寝殿造、薬研が書院造、兼さんが数寄屋造。

知乎的说法:8-11世纪上层贵族府邸流行“寝殿造”,16-17世纪武士豪绅府邸流行“书院造”,16世纪末,日本刚刚统一,建筑中兴起了追求豪华壮丽的潮流,但是与此同时兴起的茶室建筑却没有被波及。而质素自然的茶室建筑最终反过来影响了住宅建筑,于是府邸中一种田舍风格兴起,称为“数寄屋造”。






无论是和泉守房间数寄屋造,药研房间书院造,三日月的寝殿造,还有修复工坊的蜻蛉切房间,房间内几乎都是空空旷旷(除了药研房间的书和磨药的杵臼药研之类兼职本丸大夫的工作用具),和历史上存在的书院造、数寄屋造内部具有个人风格的摆设,也和审房间有花草之类带有个人风格的摆设不同。这个设置是为了表现刀剑付丧神神性的一面?

不过UFOtable好有钱活击审真有钱啊和泉守房间、药研房间、修复工坊的蜻蛉切房间拉门的图样都是不一样的。审豪华的房间姑且不说,三明的豪华寝殿也很吓人啊,前面是组头屋敷的话,到三明一下变成大名居所的感觉,那个御帐台有小屋的大小了吧。

(下图是历史上存在的数寄屋造、书院造,御帐台复制——连帐子的花纹都一样,深深怀疑画师看的是同一个资料)

御帐台:  
是放置在母屋内、供贵人使用的座卧用具。最初只是一种加盖宝顶的床具,後来则变为身份和权威的象徵。如果皇后驾临,还需加放称为「滨床」的黑漆台;而平日御帐台的基本构造则是:  
1 在铺有地板(木制)的房间裏,并排放置两块繧繝外缘的塌塌米;  
2 在塌塌米的四周竖起立柱,搭起白绢明障子;  
3 在四周和前後左右正面支起垂帐,顶端外侧则围起帽额(宽幅布帛);  
4 白天,御帐台中三面立帐,另外一面上卷起来。塌塌米上,则依次铺设中敷塌塌米、表筵、龙鬓地铺和茵。为了防御水咒,帐台前方左右立柱以犀角或木制作,呈角形;而後面的左右立柱上则有除魔用的八稜镜。  





除了建筑内部,活击本丸整体的构造也有可推测之处。

上次第五集的猜测有误,审是从大广间的背后,沿着水边,经过有栏杆的走廊回到房间,审开门的时候能看见除了植物并没有其他建筑,而且ED的审神者所见正面景趣也没有其他建筑,所以审神者的居所是与付丧神的居所远远隔开的?

莫非就是从三明寝殿望过去朱桥对面那间?

不仅和花丸不太一样,也和一般同人设定的审神者居于中央众星拱之不一样呢。

六、本丸关系

又进入喜闻乐见我最喜欢的胡说八道阴谋论环节。

1、备受宠溺的敬重的三日月?

活击本丸的爷看起来真是三朝老臣的感觉啊,就算是擅自进审的房间,审也只是苦笑说一声,就算是你也不能随便进我的房间啊。(莫名感觉这里审迷之宠溺语气,站一秒活击审X三日月(不



三明似乎是在审的房间查看资料,既然谈到第二部队,莫非是第二部队回来的人告诉他现场的情况?如此惨烈的任务结果,所以来审的房间查看是否造成历史的改变?

活击审一边感慨三明消息灵通,一边还是告诉三明面临的困境——时间朔行军的不可预料,这对话怎么看这个爷都像是本丸长者,连审都会来听取一点人生的经验啊。这回爷不做刃生导师改行做审审的战略咨询了。

对话翻译一下?:

========三日月与审神者战略咨询室==================

审:伤脑筋啊,哪怕是你也不能随便进我房间啊

爷:哈哈,抱歉,没什么,我只是听说第二部队回本丸了【转移话题,董事长其实我是有事而来】

审:你的消息还是这么灵通呢

爷:看来事态相当严重呢【董事长据说现在竞争对手有新动向】

审:蜻蛉切先生到现在也没醒来,看来任务进行得很惨烈,还有,时间朔行军,试图直接干涉历史改变的关键对象,这是以往不曾出现的举动。

爷:喔,看起来他们被逼急了啊【竞争对手的新战略是什么呢?】

审:他们还没引发自己需要的历史变动,对此他们已经失去耐心了吧【不知道啊】

爷:计谋被我们一一阻止,想必一定火大吧哈哈哈哈【说不定竞争对手只是狗急跳墙?】

审:这可不是好笑的事啊

爷:抱歉抱歉

审:这跟我们实现了以部队为单位来行动也有关系呢。【说不定是应对我们市场策略的新举措?公司改制真的是正确的吗?】

爷:啊,部队可是个好东西,跟过去最多只能同时出动两柄刀剑的时候差太多了【董事长不要动摇改革的决心,改革有三点好处……】

审:虽然数量上还完全没法比呢【但是改革之后还是比不上竞争对手】

爷:不过话说回来,审神者和历史修正主义者两者之间的鸿沟还真深呢【董事长不要怂,我们和竞争对手没有和平的可能的,硬着头皮也要上】

审:毕竟他们的行动也秉持着自己的信念,被逼入绝境之后到底会使出怎么样的手段【你说的对,但是要竞争对手会采取什么新战略呢?(这个问题好眼熟啊,审你是不是被三明带沟里去了,完全跟着他的对话走了)】

爷:无法预料啊【我也不知道啊】

审:对无法预料行动的朔行军,应该选用什么样的编制,什么样的应对方式,我必须分辨清楚【接下来要思考对策啊,果然还是先配置一下团队看看吧】

爷:也就是说,第二部队的变动是必须的?【所以董事长目前的人事变动是必须的?(第二部队有什么变动?加入了鹤丸?莫非鹤是从第一部队被调去第二部队的?空降大佬指导业务?)】

审:对我们来说,每一支部队都是宝贵的手牌【安心吧,我也很看重第一部队。(所以就是第一队白狐之助说的经验丰富身经百战的新刀剑调入第一部队?从骨喰和药研的对话,藤四郎家的刀剑除了药研之前都是2振一起活动,所以说的部队的新人只能是骨喰了。莫非就是从第一部队把鹤调走补了骨喰进来?】

=====================================

活击本丸果然很社会,项目组头头还会跟董事长要人来补缺。

2、和泉守和三明

依然是三朝元老三日月呢,莫不是2振搭档的时候带大了本丸的其他刀刀,连和泉守虽然念叨不擅长应付那家伙结果不跟堀川说,不跟陆奥守说,还是跑来跟三明念叨困扰。

我都怀疑活击本丸初始+初锻是不是被被+三明了。

三明和和泉谈话的时候应该是审约定召集第一部队的时间吧,三明迟到也是因为要听和泉守的倾诉?结果爷爷还是操起了老本行啊,三日月的刃生咨询室。

虽然前面嚼着地瓜条哈哈哈,但是看到和泉守非常困扰的样子,还是转身正座来化身知心爷爷,安慰任务完成没有错不就可以了吗?

不过还是狡猾的老头呢,没有正面回复和泉说的,虽然完成了任务,但是没有成功保护人民算不算成功守护了历史;而是暗示主人为此选择你做队长。这算不算转移注意力啊?最后还以审审召见为理由走掉了,完全忽略背后人叫的”我话还没说完“,直接让和泉去和队友谈谈了吧。

3、第一部队都是大佬,厉害了被被

第一部队似乎较早就结为部队(废话都叫第一了),原成员能确定的有被、爷、鹤(存疑?)、典、髭、膝,新加入的应该是骨喰。

第一部队的原成员似乎非常熟悉了,不管是直白说”太迟了三日月“的典,还是吐槽三明没有时间观念的膝,完全不是还没熟悉恭恭敬敬的感觉,有一种损友相处感啊。、

第一部队简直欧气爆表,而且一看都是精英大佬,连新加入的骨喰都有狐之助盖章精英。作为队长的被被出场更是了不得。

这个气势!这个语调!

”真不知道你对我这柄仿品有什么期待“,明明游戏里面听起来挺像自卑青年不自信的语调,这里却感觉完全是大佬霸气的宣言。

另外,这个被被真的好像saber。







期待第七话,第一部队的活跃。

评论(16)

热度(82)